野生鐵皮石斛難找,人工種植的仿野生技術發展越來越好!產量也可觀!

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後,鐵皮石斛的野生資源日近枯竭,已經很難收購到野生的鐵皮石斛了。隨著資源的枯竭,鐵皮石斛的價格越來越高,許多人開始嘗試人工種植。吳先生也開始了鐵皮石斛的人工種植。

出生於鐵皮石斛世家的吳先生(原名:吳紀賢),種植鐵皮石斛自然是駕輕就熟,先後在本地和福建省的光澤縣創辦了鐵皮石斛人工栽培基地,並大獲成功。在樂清和福建光澤,吳先生已具有相當的名氣,種植的鐵皮石斛不但產量高,而且幾乎檢測不出農藥和重金屬含量,當地和外地客商紛紛上門求購。

但是,吳先生心裏明白,隨著人們對鐵皮石斛認識的日益加深,種植隊伍也在日益壯大,大有燎原之勢,特別是一些具有雄厚資產的企業加盟,產量勢必呈幾何級增長。一個產業的發展有其自身規律,當量的擴張達到一定程度後,供給充足,必然由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化,一些品質低劣的產品必然遭到淘汰。企業要做大做強做久,最後拚的必然是品牌。到哪里能種出接近於野生天然狀態的鐵皮石斛?吳先生做了大量的考察,腳步幾乎遍及大半個中國,江西、福建、湖南、廣西、廣東、雲南,最後,他來到了龍泉。

第一感覺告訴他,龍泉是一個種植鐵皮石斛的好地方。他查閱了歷年龍泉氣象資料,向有關專家瞭解了龍泉的土壤、水質、空氣狀況,所有條件都合乎鐵皮石斛的生長。但是做事認真到了固執地步的他覺得僅有這些還不夠,因為他來龍泉種植鐵皮石斛不僅僅是做產量,不僅僅是為了營利,而是要做品牌,因此必須要看到龍泉的野生鐵皮石斛,檢測一下其各種成分,才能作最後的定奪。

他化了一個月的時間,走遍了龍泉的山山水水,寶溪、屏南、龍南、城北、安仁、住龍,龍泉能生長鐵皮石斛的地方幾乎都跑遍了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最後,他找到了野生的鐵皮石斛,從外表看,品質相當好,用嘴品嘗,口感也好。但是他還是不放心,將採集到的標本送到上海權威機構檢測,結果非常令人滿意。

這樣,他才下定了在龍泉建立樣本基地的決心,最後選定山清水秀的西街街道周村村。2009年,投資500多萬元,一個集種植、研發、加工、銷售為一體的科遠鐵皮石斛專業合作社建立,先後開發出了鐵皮石斛花茶、鮮條、楓鬥、微粉、石斛酒等系列產品,打造了一條從生產到終端的“一條龍”產業鏈。

吳先生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口頭禪是,我是一個農民。他告訴記者,他這一輩子就學會了一種本領,那就是種植鐵皮石斛,他這一輩子就想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種好鐵皮石斛。

別人種植的鐵皮石斛,引以為榮的是農藥殘留低,他種植鐵皮石斛的追求是沒有農藥殘留。他種植鐵皮石斛,殺蟲用的是物理方法和生物驅蟲技術,他的理念是在病蟲害防治與生產中找到一個平衡點,而不是將病蟲害趕盡殺絕。有時候,在產量和品質的兩難選擇中,他追求的是後者。他說,在消費者的心目中,鐵皮石斛是一種藥,做藥,做的是良心,如果一味追求利潤最大化,最後失去的是消費者的心,企業的利潤也無從談起。

在病害處理上,他引入了中醫的強身健體理念。他說,一個人,如果肌體真正強健了,就會不生病或者少生病。人是這樣,植物也是這樣。鐵皮石斛對生長環境有特殊的要求,這些要求是什麼,不是書本能找到的,也不是同行那裏能學到的,像這類的關鍵技術只有靠自己摸索。

傳承了六代的鐵皮石斛世家,對其秉性有獨到的見解,總有一些獨家秘方,秘方是什麼,吳先生說,這就屬於商業秘密了,實在不便透露。

要種植出真正具備野生品質的鐵皮石斛,關鍵是要在仿真的野生環境下種植,而大棚種植的鐵皮石斛,由於人為控制了溫度、濕度,一年四季都能生長,破壞了其本來生長環境,其效用就大大降低。《本草綱目》稱鐵皮石斛有“強陰益精、厚腸胃、補內絕不足、輕身延年”之功效。鐵皮石斛的藥用成分有:石斛堿、石斛酮堿、石斛胺、金釵堿、4-羥基金釵堿6-羥基金釵堿、石斛高堿、豆甾醇類、3-羥荃-2-氧-石斛堿、多糖、石斛寧定等。鐵皮石斛生性神秘莫測,一般生長在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和懸崖峭壁上的陰面崖縫間,受天地之靈氣,吸日月之精華。人工大棚栽培條件下的鐵皮石斛,藥用成分大大降低,要種出真正意義上的鐵皮石斛,就得給鐵皮石斛創造一個仿真的野生環境。

在野生狀態下,鐵皮石斛有石壁生長和樹上生長兩種。吳家集六代人之心血,掌握了石壁栽培和樹上栽培兩種方式。但是石斛壁栽培難於管理,尤其是看護十分不便,綜合考量之下,吳先生選用樹上栽培方式。

從理論上說,所有品種的樹木,只要樹皮厚度、林木鬱閉度達到要求,都可以種植鐵皮石斛,但是如何才能種植成功,並保證品質卻大有學問。有些樹上適宜種植,但是種出來的鐵皮石斛口感不好,有些樹上種出來的鐵皮石斛口感好,但是功效不好。吳先生總結了先輩的經驗,選擇了梨樹、李子樹等果樹栽培,在這些果樹上栽培出來的鐵皮石斛不但口感好,而且各種藥效成分符合要求。

他從各地挑選移栽了一批胸徑10公分以上的梨樹、李子樹,進行集中種植,集中管理。經過幾年的努力,而今,周村基地樹栽鐵皮石斛長勢良好,已陸續進入採收期。

記者在吳先生的門店“鑫能源”進行了現磨試驗。樹栽鐵皮石斛磨出來的湯呈淡紫色,粘稠度明顯要比大棚種植的高。吳先生說,野生鐵皮石斛就是這個顏色,這樣的口感。

鐵皮石斛的品質除了栽培模式外,另一個重要因素是野生馴化代數,代數越少,品質越高。在自然狀態下,鐵皮石斛種子萌發率小於5‰,從種子萌發到進入到商品階段需3—5年時間,而且須經鳥類采食消化後才能發芽,自然產量極為稀少。人工栽培條件下,鐵皮石斛一般很少開花結籽,因此人工種子繁殖極為困難,目前國內只有少數幾家才掌握該技術。一般的大棚鐵皮石斛栽培大多採用組織培養的方式進行,這樣的方式品質難以保證。

吳先生的樹栽鐵皮石斛採用的是一代野生種子人工撒播繁殖苗,大棚栽培的鐵皮石斛採用的是二代野生繁殖苗,因此,品質與普通鐵皮石斛截然不同。至於繁殖技術,那自然是商業秘密了,他絕口不談,只是告訴記者,接下去,他要在龍泉大量栽培、推廣樹栽鐵皮石斛,帶動龍泉農民生產高質量的鐵皮石斛,讓綠水青山變成真正的金山銀山。

目前,吳先生的福建光澤、溫州樂清、龍泉三個鐵皮石斛基地面積達1500多畝,員工600多人,產品遠銷西班牙、日本、韓國以及香港等地,國內則以高端客戶為主,具有較高的美譽度。

他說,龍泉適合樹上栽培鐵皮石斛的地方真是太多了,前景不可估量。我們期待著更多的龍泉農民栽培鐵皮石斛,走上致富之路。